出处::江苏同志网    时间:2021-11-15

男同小说:我是体育老师,他是医学博士

今日封面人物:摄影师ins@vannvision37模特ins@xavierycy图文无关


阿鹿说:


故事No.330,来自于投稿人「我不是xj」。故事的两个主角,一个是未来的体育老师,一个是医学博士生。一个性格悲观喜欢多想却又不得不自我安慰;一个年长成熟工作很忙喜欢讲道理却又不愿意公开恋情。希望大家看了今天的文章,能给到投稿人一些建议吧。



作者️我不是xj&阿鹿


读者「我不是xj」投稿故事1


我是一个悲观的人,在对待任何事情上。看阿鹿分享故事的时候,我总觉得在同性的感情中有一个坏的结局,那么这个故事才算圆满。看《蓝宇》结局的时候,我坚信蓝宇死了,因为这样比起他相信陈捍东那句“两个人太熟了,到不好意思玩下去了,也就到了该散的时候了”自己走掉,惨得多。所以很理所当然的,在遇到他的时候,我也习惯性地去猜测,异地之后我有多痛苦,热恋过了多久之后我们要分开。


2

在今年的五月,我考研的火车最终也进错了站,在调剂之后拿到了新疆的offer。但因为疫情的缘故,至今都没能去报道。哎,说到为什么一个体育生要考研,不过只是想考给前任看罢了,至于能不能提高一点社会地位、多挣几个钱、晚一点被催婚或者可不可以给出柜多一块筹码那都是以后的事了。现在各种各样的网文总是喜欢以这个社会的节奏很快来开头,快到会让人焦虑、令人头秃。但身处二线城市的我只有在社交软件上才会察觉到。认识他,是在我本科毕业之前。放假在家闲来无事,下回了卸载两年的小红和小蓝。在软件放上了带脸的图片,翻了翻附近的人。每每这个时候我总是不确定连say hi都做不好的自己,到底想要的是什么。出了学校,在软件上还有愿意认认真真谈个恋爱的人吗?在红蓝两个软件上,有的时候半天没有新消息,我就开始想这辈子再也遇不到更好的人了。好笑的是,在软件上无人问津的时候如果有人问“约吗”,这反倒会给我那么一丝安慰。后来我在备注里添上了一句话“不找对象”,这种从主动相亲降为被动交友的错觉,实际上也并没有安慰到我。


3



大概过了有两三周的时间吧,我和他在小红上认识了,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小红就和小红书一样都不是真实的,不过就是各地名媛的朋友圈罢了。甚至他在用那个三千粉的号强迫我面基的时候我都觉得荒谬。小红上我们互关的那天,我刚好在生病,全然没有社交欲望的我当天就被他强行约了出去,从我家楼下逛到他家楼下,最后他又陪我走了回来。拒绝了去看看他刚装修完的出租屋的邀请之后,我们去看了看我小时候的幼儿园。还挺巧的,他就住在幼儿园对面。我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,和他一起走在这条我从小走到大的路上。头顶的路灯有点昏暗,可能是因为它们各自之间分隔得太远了吧。我一直强行找着话题,好让自己不要太尴尬。“你说我咳一周了要吃啥药,而且痰很黏。”“买点切诺吃呗。”“那你们医生感冒的时候会吃药吗?”“吃啊,一感冒就吃抗生素,得赶快好起来才能好好干活。”他小红上的简介只有三个字“医学狗”。虽然我偶尔也会看看小蓝鸟,但对医生真的没有什么兴趣。后来的一周我们见了好几次,去了他喜欢的旋转小火锅还有西西弗书店。虽然他比我长几岁,但偶尔流露出的腼腆特别可爱,这时候我才突然发现,他的所有地方都是照着我的喜好长的。聪明、可爱、不要比我高的同时身上的肉比我多一些。他说他很喜欢体育老师;他说自己从来都没约过;他说异地的时候可以跑来新疆见我;他说不介意我的粘人;他说可以给我时间考虑,等我想好了再决定。他是在读博士,也承认了他住的地方不是租的。这时的我没有兴奋,而是只顾着藏住自己的自卑,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会对后来的我造成多大的影响。大概是一周以后,大年夜的前一天,他们科室终于放人了,他回老家的前一晚,我们发生了关系。他躺在我的大臂上,我问他:“你在意你的对象约过吗?”“以前很在意,现在不了?”“那我们现在算约吗?”他没答。是的,没有告白,我们在一起了。如果那时候我可以再成熟一些,猜出他没说的那些话,也许我们也不会在一起。


4


毕业前,有三个月的实习。我不喜欢小孩,更不想当个老师,这也让我在实习的过程中,一直昏昏沉沉的,只有在他找我聊天,或者去找他的时候才感觉到真正的开心。“下午有课吗?我家冰箱里的东西要吃掉。”“我下午满课,但我可以现在过去。”“那正好我下午也得坐诊,吃完我们一起走。”我赶着巡完了初中部的五层楼,跑到公交车站,趁54路公交车还没来,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一把蒜苔和一小块五花肉。我甚至忘了自己从来没有炒过菜。那个时候去见他,我总是会不自觉地跑起来,我甚至至今不清楚他是否需要。那晚我从他们科室的公众号里发现了他的简历。某主席;某主任;手搓数篇SCI;优秀硕士毕业生;某国际研究会议代表发言;手机萤幕的光有些惨白,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和他分隔得有多远,我才发现其实是他一直强行找着话题,一直陪在我身边。

5


可能是渐渐熟悉了吧。他不会再每天问“有没有想我”,更不会陪我一起走回家,甚至不会陪我聊天。他说自己可忙了,压力很大,让我多理解他,但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在做什么。和我喜欢可爱的男生一样,我与生俱来的悲观基因,这时候又渐渐地主导了我在这段恋爱中的所思所想。我不找他说话,他也没有一点消息。一天两天,我总是喜欢做一些让自己觉得痛苦的事,因为这样好像可以让我在其他地方获得满足。我很怕在一段感情中提出质疑,比如“你还喜欢我吗?”“我们是不是要分手了?”“你觉得我们能一直在一起吗?”这样的字眼只要出现在知乎的提问里,那回复就一定是清一色的劝分。不说话的第三天,我还是问了。他一贯的不秒回。“刚闲下来,今天下雨门诊还这么多人。”他继续说道,“你觉得,我对你不够好吗?”之后跟上了长篇大论的解释。他总是有很多逻辑缜密的说辞,让我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。说实话,他的这一套很治我。让我而且除了沟通这件事之外,他对我很好。他很忙,周一、周五坐诊,周三开会,除了得学校、医院两头随叫随到之外,还有杀不完的老鼠、看不完的文献和写不完的文章。我自己很清楚,我大部分的负面情绪都是自己对一段感情太过依赖才出现的。所以我总是雷声大雨点小,想要做一些事引起他的注意的同时又不要激怒他。悲观的我把整个感情当成一个总归会无比难过的故事。当两个人一同爬上热恋的高峰,随后迎来的就是滑坡。每一次发现好吃的餐馆、分享有趣的经历、两个人的欢愉还有矛盾之后的和解,都像一次拙劣的挽救,好让这个滑坡既漫长又痛苦。


6


“宝贝,有没有小哥哥介绍一个?”他躺在我旁边和朋友聊微信。“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。”他没有对朋友公开我们的关系。这时,我们在一起8个月了。但是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。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生气,22岁谈过三段感情,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。他抱着我,我好像在挣扎,但又收敛。“我把我之前看你聊天记录的事情告诉我基友了。我问他,被翻手机或者你对象这样子你更讨厌哪个。他说,他不能接受被翻手机。如果他对象这样,他会.........”泪水从眼角逃到枕头上,我的脑袋却又好像格外的平静,没敢说出“分手”这两个字。一个月前,我在他家写过一封信,与其说是信,其实更像是害怕被人发现的小纸条,塞给他之后我转头说了声再见,像做错事了一样灰溜溜地跑了。里面的内容大概是四句话。“真的很抱歉我看了你的聊天记录,我一直不敢告诉你。”“这几天我一直问你为什么不能公开我们的关系,可你总是回避这个问题。”“我看到你在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约了人在公园见面,还有其他一些你和你朋友的聊天。”“再次抱歉,我不该看你翻你的手机。”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,我像是在等一场小小的审判。我害怕他生气,同时又坚信他不会。“我本科开始在这里呆了9年,有自己的社交圈子,我不会干涉你的社交圈,你也不用花时间纠结我的啊。对象就一个,我知道你不会乱来,你也要放心我不会乱来。这事情就在这么简单啊。”又一套长篇大论,但他对公开恋情这件事避而不谈。其实我自己也了解,他不会做出格的事。我这样安慰自己。“我走了”我穿好衣服,戴上了口罩,在房间里磨磨蹭蹭地晃来晃去,然后一把抱住他放倒在床上......

7

和往常一样,午饭之后我陪他午睡,但今天他没有让我抱。“你一周来一次就可以了。”我可以感觉到他最近又忙起来了。在这段感情里,他总是有绝对的话语权。而我像一个是总喜欢通过哭闹来获得气球的小孩。我问过他之前为什么分手,他说因为太忙了两个人没有时间相处,所以我在他忙的这件事情上总是让步。刚在一起的时候我问他,“我天天来找你,你会烦吗?”“不会啊,你想来就来。”后来,“你别天天都来。”再后来,“一周来三次就好了”每句话都是这个滑坡里的一个锚点,我挣扎然后顺从,最终落向悬崖。

8

有时候我也在想,他其实对我很好。只是我太过于悲观,总是“向往”故事里主人公的悲惨结局,以至于最终可怜的连编造希望的能力都搞丢了。一年以来在这座感情大山上,挖出这个滑坡的其实不过是我自己。而一次次伸出救援之手拉我一把的,是他对我的喜欢。四月那会儿家里打算卖房还债,家里的氛围很糟糕,爸妈在考虑离婚给我爸做黑户。我把情况告诉他。“最近没有办法经常去找你了。”“没事啊,如果我也没钱了,会告诉你的。”“你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花钱吗?”“总归是比养一个小孩省钱吧。”再后来调剂的时候,3000多个人涌向B区那些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学校。“本科生能和博士谈恋爱吗?”他点了一桌的外卖,吃饭的时候我突然问他,“这有什么关系?”他虽然从来都不主动,但我需要的时候他总是在。我去过一次他的医院,那次我把自家房门的钥匙放在他外套的帽子里,正好被他出门的时候穿走了。到医院楼下,他叫我直接上楼,我从来没有想过他愿意让医院的同学和同事见到我。上楼之后,他一直没接电话,我看见办公室里有很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可我又不敢走近,护士站里的护士进进出出,我极力地回避着她们的眼神,深怕自己会被问话。等了不久,我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来他的大老板,大老板从走廊那头走过来,身后跟着一群人。像极了古装剧里太后在宫中被丫鬟簇拥的景象,他就是丫鬟中的一个。我不敢开口叫他,就一直站在旁边盯着,好在他最终有所察觉,我接过了他递来的钥匙,却没敢把顺路买的牛肉饼给他。认识他之后我对医生多了一分敬畏。医院里十多分钟等不到的电梯,数不尽的病房,哀嚎的病人,焦虑的家属。2016年的医闹,到现在他微博头像就一直是“黑丝带”,却从来没有和我抱怨过;期末的时候,他嘴上说着不想挂科,实际上一连几周通宵背书,也愿意在白天陪我;但更多时候,我像一只没人养的野猫,只把所有痛苦记在脑子里,一切为了活下去。有时候我真的可以理解他的压力。现在他即使拼命努力的往上爬,毕业时候只要没有编制就可以否定他的全部。他说:“现在你留在我身边,虽然给了我很多限制。但因为我相信你会越来越好,我会越来越喜欢你,所以现在的限制我都无所谓。”关于究竟几天可以去找他一次的那件事,还有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公开我们的关系,我们最终和解了,或者说是我自我和解了。写到这里,突然收到他的微信。他让我拍了张正面的照片。“快去健身,下周如果没有变大,就不让你来了。”


Tags:体育老师医学博士男同小说
上一篇
天津北京的同志爱情:异地一定会分手吗?
下一篇
同志小说:手机里的图片,被同学发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