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处::GS乐点    时间:2021-11-01

同志故事:如果你要到同志浴室去

来源:GS乐点采访、撰文 | 王大湿


投稿邮箱 |spot11_edit@163.com


第一次接触

同志浴室通常有两种,一种是专门的同志浴室,这种浴室开设的选址很是低调,靠圈里人口口相传才可得入。比如市里唯一的这个就属于此,它座落在城北一片被平房包围的院落里,唯一的通道是一个只容两人通过的门廊,冬天为保持室温,门口还用厚重的门帘遮挡着。如果不是门口唯一的商店橱窗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性保健品,恐怕没有人会把这个毫不起眼的陈旧浴室看作是一个据点。

“当时有个据点认识的朋友给我说,城北开了一家这样的浴室,去玩的人都是同志,我想了想就去了。”“玩”,是一种特称,去同志浴室以及在其中发生的所有经历,在圈里人口中都被称为“玩”。他强调:因为都是圈里人说的地方,而且感觉环境肯定比公厕要好得多。这里的环境指的是相对封闭,使得浴室不会被包括警察在内的外界所打扰,彼此的戒备要少一点。

老高第一次踏进浴室时,跟之前去公共浴室一样轻车熟路,在更衣室里熟练脱下衣物,然后走到淋浴室去冲洗,折返出来,他看到走廊两侧的长椅上三三两两地坐着人,他们无一例外都在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自己这个生面孔。走廊的一旁有个黑洞洞的门口,一旁的“桑拿房”三个大字十分醒目,门里面没有灯光,只有源源不断的蒸汽倾泻出来,仿佛一个在等待探险者光顾的洞穴,而其中蕴藏的,则是一代男同性恋者压抑了十几甚至数十年的欲望。

“当时有个小伙子站起来要拉我进去,用现在的话说我们都是彼此的菜,于是跟着他一起进去了,刚进去什么都看不见,我们找了个地方躺下来……”在欲望面前,一切都可以发生。就这样,五十五岁的老高在九十年代初,第一次接触到了新鲜的肉体,而这距离他迈进圈子已过去了十七个春秋。


如果有人跟上来


“我没有想过我是不是同志,甚至我差点就离开这个圈子了,只可惜,那个孩子不是我的。”作为一个早熟的男孩子,冬子在高中时就和一个女生有了交往,最后女生怀孕,但生下的却不是他的孩子,最终两人不欢而散。已经四十岁的冬子身形俊朗,依然保持了一身健硕的肌肉,年少的冬子同样名声在外,不仅受女孩子的欢迎,当时的他甚至收到了一封男生的来信。

而两人的见面最终让冬子搞清楚了一件事,就是男生也是可以喜欢男生的。

“现在回想,那个时候去澡堂,为什么会留意到其他人,因为那些人也在看我,骨子里大家都是同志,肯定会多看一眼。”

二十出头的冬子,正式踏进圈子是在九十年代末市里刚刚兴起同志酒吧的时候。一到周末酒吧就爆满,也是在这里而不是校园,他遇到了自己的爱情。

回忆起旧爱,冬子说他几乎投入了自己的全部。大学毕业后分配工作,他们也会分配进同样的系统,尽管不是一个单位。当时他打算,即便两人不在一起工作,也至少还在一个城市。2001的中国,同性恋已不再是禁忌,甚至有一些同性伴侣,已经在低调地规划未来的生活,冬子就这样盘算着,但他等来的却是意料之外的安排。

“我们分手吧,我家人给我安排了相亲。”

冬子从更衣室离开的时候,会习惯性地回头看一眼,那是他多年出入浴室后形成的习惯。对于中意的人,他总是会有一种期待,期待缠绵过的人会跟上来;如果没有,冬子也不会失望,也许几个礼拜以后他还会光顾此地。已是中年的他明白,自己在世上只是一个客人。

三十五岁那年,一天下了夜班后,冬子收到了网友发来的信息,对方主动约冬子去浴室见面。冬子之前申请调换了工作岗位,工作需要一个人值夜班,不过可换来耳根清净。两人之前在网上既已聊了数月,东子觉得他可能是自己的菜,但是他需要一个客观的判断,正好浴室承担了这个功能。

那天晚上,他们在浴室门口见到了彼此。默不作声地冲完澡后,东子提议往里面去。穿过休息大厅,一旁还有一个巷子,进去后就是同志浴室最后的部分——隔间,一条长长的走廊串联起数个红色的门,走廊的光线尚能看清个大概,但隔间就是一个彻底的黑夜了。房间里唯一的陈设是一张褪色的按摩床,勉强供两人侧卧,一旁还有已生锈的暖气片,用来保证房间的温度。

冬子在桑拿房见网友的时候,一些跨性别性工作者正在休息大厅等待自己的主顾光临,谈好价钱后,他们也会选择去隔间完成交易。他们服务的对象既有三十岁的年轻人,也有七十岁的老年人。隔间里还会上演别开生面的一幕,一些人会把自己锁在暖气片上,并把隔间的门敞开,这样所有看到的人都可以进去光顾一番,几个小时后,里面的人会把自己从暖气片上解开,仿佛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,带着些许蒸汽地站起来。

除了同志,还有极少数的直男会光顾这里。他们的到来通常并不起眼,直接在更衣室里挑选符合自己需求的对象,约好后直奔隔间。事后他们会不动声色地穿上衣服离开。

隔间里的男人开始猛烈地回应冬子。事后,两人在休息大厅躺了一会,夜晚的大厅比白天人更多,他们聊了彼此的工作和生活及对未来的期许。看了看表,冬子准备起身离开,男人停止了交谈。穿好衣服,一个声音叫住了他,男人示意冬子等等他。他很愿意等等他。很快,他们一起离开了这个浴室。

之后的四年里,他成为了冬子的男友。东子说四年里他已做好了足够的准备,打算和那个男人一起生活下去,他戒了烟,并攒出了一套房子的钱。

三十九岁那一年,男人在留下一条信息后再也不见,“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,也懒得想,过去就过去吧。”冬子又开始抽上了烟,偶尔还是会去浴室,他偶尔还是会回头看一眼,看一眼缠绵过后的那个人,会不会跟上来。

----------

本文受访者均为化名


Tags:同志故事同志浴室
上一篇
入同志圈10周年记,我是一个没故事的人
下一篇
我参加过的两次真实同志婚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