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处::张大花    时间:2021-10-28

入同志圈10周年记,我是一个没故事的人


今年我35岁了,真是不知不觉间,人到中年了。

此时的我脸塌了、牙缝大了、六块腹肌也没了,以前老嫌头发太浓密,现在理发前首先交代别打薄;以前吃嘛嘛香,现在动不动就塞牙;以前喝酒顶全场,现在喝一杯都会晕……

我现在多少算得上豁达,但是在我年纪最好的时候,胆胆怯怯畏畏缩缩,身为同志但是始终不敢承认,感染了艾滋之后,就自我歧视的更严重了,过了三十岁后才惊醒,只是青春已经不在了。

人生困顿,从来就没啥见识。从小生活在大平原里,上大学前去最远的也就是隔壁县城,我一个85后,给别人说我们小时候有人穿补丁衣服、白面都吃不起、没见过山和海、没看过葫芦娃和黑猫警长,没人相信。

长的不好看,小时候发黄长大了黑黢黢的,也没啥特长傍身,一直特别内向和自卑。家里一直的教育就是咱家不能跟人家比、你看那谁你看你、差不多就行……所以一直是自己否定自己,觉得样样不如别人,不值得过自己想过的生活。


选大学的时候,挑了一个能去的最远的地方——昆明。22岁的时候第一次进圈,遇到一个昆明本地人,我们聊十年前的老昆明,聊老昆明的小渔村、聊我们学校的老历史……之后给他说这是我的第一次,他有点轻佻的笑一笑,什么都没说,脸上也没啥表情,我知道他是不信的,不过现在他就是迎面撞过来,我也认不出了。

在昆明的酒吧曾见过一位公开的感染者,在网络上看到过他公开的视频,脸上没打马赛克,在酒吧里擦肩而过,他挑逗性的轻触了一下我,随即我就躲闪了。真是想不到几年之后我也会和他一样的命运,只是我远没有他那么坦荡和勇敢。

一直以为性取向和别人不一样,那是我的错,甚至是这个群体的错,所以从来都是踽踽独行,无数次想戒掉,但是却一直被欲望折磨,总觉得自己龌龊又不堪。同志账号的密码换了好多次,但是每次想登录的时候都能准确记得,很多次洗澡的时候努力想冲刷掉自己的罪恶,但是洗不掉的是自己那压抑不住的灵魂。

人一旦精神上拧巴起来了,那整个人都开始拧巴,乱麻一般,总也梳理不出什么头绪。快刀斩乱麻吗?又没有那个魄力,就这样一直缠一直理,越理越乱。

确诊的时候,就愈加觉得自己没希望了,前几天一个新感染者,向我诉说自己的各种烦恼和恐惧,说你们走出来的人,现在听我们这样絮叨,是不是特别看不起,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都是自寻烦恼。

其实我更多的是怜悯,怜悯现在没走出来的新感染者们,也是怜悯当时的自己。人呐,和自己过不去的时候别人怎么拽你也拽不动,事过之后才会想起锦瑟华年已逝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我在青春期的时候,身体发育长得很快,自以为在人群里太突兀,就开始弯腰驼背,确诊之后我就更佝偻了,总是想在人群里隐藏自己,觉得自己适合呆在灰暗里。这个世界很宽广,别人可以肆无忌惮跑啊跳啊,对于我来说,让我窝在一个角落里,给我一点点光和空气就够,我就配这些。

新感染者所有经历的内心恐惧和无法抑制的悲观想象,我大概都一一经历过。我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一点点故事,但是内心的悲剧戏码演了一遍又一遍。

最开始大家都会纠结,寿命、副作用、药物等等,但是时间久了就会慢慢淡了,我刚确诊的时候,有一位老感染者给我说,解决你困惑最好的良药是时间,时间确实够神奇,它能够让你经历风霜和不断的自我折磨之后,变得越来越成熟,接受已经遍体鳞伤和有残缺的自己。

如果你仍然在黑暗中无法摆脱,你应该去外面走一走,你感受下来去无形的微风,变幻莫测的云彩、冬去春来的大地,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群。那么大的世界,没有几个人为你驻足,你只是个普通人,过自己的普通日子就行。

毕业后从济南辗转来到青岛,慢慢从压抑转换到奔放,奔放的时候有多奔放呢?你能想象多奔放就多奔放,举着酒杯全场跑,不是叫姐姐就是叫妈妈那种,掐细了嗓子说话还有坐大腿那就不值一提了。

开始交了很多朋友,当年大家都年轻,各种疯各种闹,吃饭唱歌喝酒洗海澡,不过后来各有各的故事,人生沧桑、四下飘零,一半的人都不在青岛了。

快到三十的时候仍然是一个人,而且从来没有谈过恋爱。当年给我说解决问题的良药是时间的那位老感染者,同时还给我说了一句话,说要习惯孤独,但是我一直在没有习惯孤独的状态下孤独着。

我在慢慢走出来的时候,也想拥有爱情,我知道自己长相龌龊身材不佳,但是天鹅配天鹅,青蛙配青蛙,大概自己想也能找到吧。

有那么一两次,在深夜酒醉时,想着如果有谁能说一句咱们在一起吧,即便我没那么喜欢他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,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悲哀,没有人!

曾经有一位说你等我吧,我和现任彻底分手之后咱们在一起,然后就开始等,苦等了好久去他家楼下,他说他出差了不在,但是上面明明亮着灯。拎着两瓶酒就去朋友家,一把鼻涕一把泪,咣咣的喝了几大杯就人事不省了。

后来健身练出来六块腹肌,是为了证明人要多看灵魂别看外在的身材,身材不就是锻炼就有的吗。练出来之后就发现桃花真旺,有一位整天说要约,他各方面都不错,可以作为对象考虑,有天晚上了他说要不要去他家里,我说要不先吃个饭聊聊啊,他说他累了!


大部分人的爱情正青春,我第一次爱情马上三十岁,阴阳恋,追求成功的时候,他在说话,但是我丝毫没听进去,我望着他的脸,觉得世界真美好,人类真好看。

半年之后我提出了分手,得到的一点经验就是,爱情里面不仅仅只有爱情,不要总想着改变对方。现在么,有机会再说吧。


很早之前别人说我不好看,我心里还想试着反抗一下,但是渐渐的,照镜子照多了,不同的侧面也都看了,各种角度也拍了,就觉得确实不好看啊,在接受自己不好看之后,别人再说什么就压根不在意了。

艾滋这个事情也一样,等你接受了自己感染这个事情的时候,什么艾滋不艾滋的,再也不会提到这个字眼就不舒服、遇到艾滋新闻就躲避、一想到自己是艾滋病人就愁眉苦脸、每次吃药的时候就唉声叹气。

我现在身边要好的朋友都知道我同志和艾滋的事情,不管是圈里的还是圈外的,不管是男的和女的,当你心理足够强大的时候,别人接受不接受那是别人的事了,能接受的自然就留下了,不接受的咱们山高路远、江湖再见。

同志和艾滋都是我能成为我的一部分,我想和你做朋友,我不想隐瞒。

还有我们最不忍心的家人。

有一位临退休的圈内朋友和我聊过出柜的事情,他是比较反对的,他至今单身从未出柜。和大家考虑的一样,就是怕家人伤心,自己的事情自己抗,痛苦分给两个人只能是两个人痛苦,更何况现在社会没那么宽容,我们没有理由将压力转嫁给家人。

不过我最终还是说了,不仅是出柜,艾滋也说了。虽然我家里在农村,更传统更保守;虽然我两个姐姐一个妹妹,家里就我一个男孩;虽然他们都没有什么文化,完全不理解什么是同志什么是艾滋。


最开始先给我二姐出柜和出艾,因为比较亲近些,她最开始给我找原因,担心爸妈,后来接受了,然后她给我大姐和我妹说了,他们两个呢,不太理解,还时不时劝我要不要找一个女的试试,但是我比较坚决,所以后续就没什么的。


接着给我爸妈说的,不仅出柜还说了感染的事情。那天我妈给我打电话要介绍对象,我给我妈说,我不结婚你不知道是为啥吗,她问为啥,我说我不喜欢女的,这些年你知道我多不容易吗……她说瞎说啥,然后就挂掉了。十多分钟给我回过来,开头第一句话说你要早说我们就不逼你了,她能说这些我完全没想到,然后我和我妈都哭的稀里哗啦。


说的原因呢,除了不让他们逼婚外,另外一大原因也想让他们轻松点,我那时候还没买房子,为了我结婚给我筹钱啥的,他们虽然年纪很大了,还种很多亩大蒜,那是非常累的农活,我妈手腕有伤一直抽脓还坚持干,出柜之后他们确实轻松了很多。


说的当天,我姐我妹都去我家了,害怕我父母发生点啥事,事实上啥也没发生。说完我回了趟家,给我爸说了艾滋的事情,他说他在新闻里看过,然后他还问我说你没结婚咋能感染,然后就问真的不能结婚了?其他就没啥了。


你说他们难受吗,肯定难受,我爸每次主动给我打电话,我就知道村里要么有人结婚了要么有人生孩子了他受刺激了。时不时就说你将来怎么办,老了怎么办,然后也想让我结婚啥的,有时候都说你说你年纪那么大了不结婚,我们在村里都抬不起头,出门都不敢出、也不敢见人。然后问我二姐爸妈最近咋样,她说每天都出去打麻将。


我今年35岁了,确诊10年了,二十郎当岁的时候整天觉得自己人生遗憾,没见过世面、没有什么故事,到现在好像也是,人生平平,没啥事业,没啥精彩,不过倒没多大的遗憾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,只不过我的路上风景暗淡了点。


如果在时空交错中,年轻的自己遇到了现在的自己,看到将来的自己满面尘霜,形容枯槁,心纹满布,纵使相逢应不敢相识,内心大概会有一句话“既然早晚老去,为什么不勇敢点呢!”。


Tags:10周年记中年入同志圈没故事的人
上一篇
情感倾诉:我是男生,同学却叫我“姐”
下一篇
同志故事:如果你要到同志浴室去